星-曦

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时仍是少年

【柳溟烟】渣反一日游(下)


*ooc是我的,人物是秀秀的

*这篇可以说是“假如”那篇的番外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柳师姐,约定好的东西呢?”洛冰河“一本正经”地说。

  “洛师弟,这是刚刚出来的。”

  【柳溟烟】递给洛冰河一本花花绿绿的小册子,依稀可以看出来有一个“山”字。

  “洛冰河在这里谢过师姐了。”洛冰河接过小册子后道。

  “嗯。”【柳溟烟】淡淡地说。

  别看【柳溟烟】表面那么淡定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,在她那个世界见【洛冰河】都困难更别说【沈清秋】了。

  【柳溟烟】可是求了柳溟烟蛮久的才让自己来的,只是可惜没看到沈清秋。这是【柳溟烟】比较遗憾的事情了。

  “洛师弟,沈师伯呢?”见洛冰河心情不错,【柳溟烟】问道。

  本来洛冰河微微有丝微笑的脸顿时垮了下来。

  “师尊去找柳-师-叔了!”洛冰河着重加重了“柳师叔”这三个字,可见怨念之深。

  【柳溟烟】:……你当着我的面说我哥哥真的好吗?

  好在【柳溟烟】有面纱作遮挡倒也不至于失态。

  “告辞。”洛冰河说罢便走了。

  “唉,没见到沈师伯真是有点遗憾。”【柳溟烟】叹道。

  “你们那个世界不是也有【沈师伯】吗?你没见过他?”柳溟烟奇怪道。

  “见倒是见过,可我听师尊说你们这个世界的沈师伯不一样比较好奇。”【柳溟烟】道。

    “是吗?不过听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了解(找素材)一下你那边边的【沈师伯】。”柳溟烟笑道。

  “他以前是比较一言难尽的人,不过后来失忆了变成了小孩子被【洛师弟】带回了【魔族地盘】我就不怎么了解了。”【柳溟烟】想了想道。

  “是吗?不过,失忆变小孩子这个不错。”柳溟烟的眼睛突然放光。

  于是乎,《春山恨》又多了一个梗。【柳溟烟】不久后回到了自己的世界肩负起发扬《春山恨》的重任了(划掉)。

ps:沈清秋(看着桌上的小本本痛心疾首):她们怎么连小孩子都不放过?

    洛冰河(用行动堵住了沈清秋接下来的话):师尊莫气。

    沈清秋:唔

    

【柳溟烟】渣反一日游上(上)


*ooc是我的,人物是秀秀的

*这篇可以说是“假如”那篇的番外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这里是哪?”【柳溟烟】睁开双眼茫然地观察着四周。

  “【溟烟】,你醒了?”柳清歌看见【柳溟烟】醒了忙道。“你怎么会晕在百战峰里?你不是说下山去了吗?”

  “哥哥!”【柳溟烟】惊讶的说,不过随后她便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。“看来,我是来到了【师尊】说的另一个世界了。”

  “【溟烟】,你在说什么呢?”柳清歌脑子还是没转过弯来。

  “……”哥哥,我都这么明显了你居然还没发现我不是这个世界的柳溟烟。“哥哥,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”【柳溟烟】只得自己说出来身份。

  “……”

半柱香后

  “什么?!”

  柳溟烟:……

  如果沈清秋和尚清华在这里一点会吐柳清歌的反射弧了。
  “那,【沈清秋】怎么样了?”柳清歌终于明白了过来。

  “【沈师伯】,他过的很好。”【柳溟烟】道。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哥哥,我回来了。”正在这时,柳溟烟回来了。

  ……

  “你好。”【柳溟烟】得体的向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打招呼。

  经过一阵短暂的沉默后,柳溟烟就把【柳溟烟】给带走了。

  “为了区分我们两个,要不你叫我‘小溟’我叫你‘小烟’吧。”柳溟烟笑着说。

  “好。”【柳溟烟】笑着说。

  柳清歌:我该怎么理解女生们之间的友谊?

半个时辰后

  “小溟,《春山恨》可以给我一套吗?”【柳溟烟】看着手上的本子两眼放光的说。

  “没问题,你要不要加入我们《春山恨》这个组织里?你可以和我一起写哦。”

  “可以吗?”

  “当然!”于是《春山恨》大军里多了一名成员。
 
 

假如柳巨巨穿越到了原著(番外完)


  “你们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?”【洛冰河】突然从【沈清秋】旁边钻出来。

  “……”

  【木清芳】是真的没有注意到【洛冰河】的存在,【岳清源】则是心思都放在【沈清秋】身上那里会管【洛冰河】?所以一时之间,他们两个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了。

  “【洛冰河】,当时你们到底怎么了?”【岳清源】一只手放在【玄肃】上道。

  “你们真想听?”【洛冰河】道。

  “说。”【岳清源】回道。

  “他想拉我一起同归于尽,但他没想到只是他一个人“同归于尽”了而已。”【洛冰河】轻描淡写地说。

  “【洛冰河】!”【岳清源】脸色苍白,【玄肃】有隐隐出鞘的冲动。

“怎么,想杀我?杀了我你怎么救他?”【洛冰河】嗤笑。

  “你会那么好心?”一旁的【木清芳】也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 “你们信不信无所谓,反正我都是要带走他的。”【洛冰河】不在意道。

  说罢,【洛冰河】用【心魔剑】劈开了道裂缝,然后把【沈清秋】的身体丢了进去。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以至于当【岳清源】去抓【沈清秋】的身体时一人一尸都不见了。

  【岳七】瞬间就吐出一口血晕了过去。

  “【掌门师兄】!”

【幻花宫】

  “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【洛冰河】道。

  “君上,已经准备好了。”【漠北君】恭恭敬敬地道。

  “你退下吧。”【洛冰河】吩咐道。

  “是,属下告退。”【漠北君】朝【洛冰河】行了个礼后便走了。

  【洛冰河】把【沈清秋】抱到【坐化台】上后就开始招魂。
  不得不说【洛冰河】的招魂速度还是很快的不过才一个月,【沈清秋】的魂魄就被招了回来 。

  可是好像招魂时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,导致【沈清秋】的记忆回到了少年时期。这倒让【洛冰河】感到意外了。于是【洛冰河】开始了与【沈清秋】相爱相杀的鸡飞狗跳日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终于正式完结啦
 

假如柳巨巨穿越到了原著(番外1)


  【岳七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废墟,随后便疯了一般跑进废墟找起人来。

  “小九,小九……”

  突然,【岳七】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放出自己的灵力来感知沈九的存在起来。

  不知过了多久,【岳七】感受到了沈九的一抹微弱的气息。
  他连忙到那个位置开始用灵力把一块块石头移走。终于【岳七】发现了沈九和【洛冰河】。

  只是,那两人的姿势额……可以说是非常奇怪了——【洛冰河】双手紧紧抱着沈九,脸上是疯狂的笑。

  “……”伤风败俗

  不知道怎么【岳清源】的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词来,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很快,【岳清源】就把刚刚那个想法抛在脑后了。

  现在当务之急是救【小九】!【岳七】想。

  可是,【岳七】怎么都分不开两人。没办法,【岳清源】只能把两人一起带回了【苍穹山派】。

  “【掌门师兄】,怎么了?”【木清芳】一边被【岳清源】拉着走一边道。

  “给【清秋师弟】看伤。”【岳清源】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后在去往【沈清秋】休息的房间的路上不再说话。

  果然是因为沈师兄。【木清芳】无奈地笑笑。

  可是,当【木清芳】看到【沈清秋】的情况后便笑不出来了。【木清芳】连忙开始帮【沈清秋】诊断起来。

  “灵力全无,灵脉皆断。我没猜错的话,”【木清芳】顿了一下才继续道“【沈师兄】这是自爆了。他这是怎么了【掌门师兄】?”【木清芳】严肃道。

 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【岳清源】摇了摇头。“【木师弟】,【清秋师弟】可还有救?”【岳清源】担忧地问。

  “抱歉,【掌门师兄】我也无能为力。”【木清芳】叹了口气。
  “真的毫无办法吗?”【岳七】担忧地看向床上的沈九。

  “除非,能找到另外一个世界沈师兄说的日月露华芝。再以招魂之法把【沈师兄】的灵魂招到【日月露华芝】塑造的新身体里就可以了。”【木清芳】想了想道。

  还没等【岳七】高兴,【木清芳】就一盆冷水泼了下来。

  “可是【日月露华芝】我们不知道在哪。而且,就算我们找到了【日月露华芝】也不会招魂啊。”

  一时之间,气氛沉默了起来。

  “交给我吧。”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传进了两人的耳朵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来想一次发完番外的,可是我低估了我自己写废话的能力。
 

假如柳巨巨穿越到了原著27【完】


  “什么!【沈清秋】失踪了?”当柳清歌一大早起来就被告知这件事的时候是惊讶的。

  “是,柳师叔。掌门叫您去一趟【穹顶峰】。”一名弟子弯下腰恭恭敬敬向柳清歌道。

 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,面前哪有柳清歌的身影?

  “肯定又是那个白眼狼干的好事。”柳清歌一边御剑一边如是说道。

【苍穹山派   穹顶峰】

  当柳清歌赶到的时候,【岳清源】已经早早在那里等着他了。【岳清源】见到柳清歌时连忙说。

  “【清秋师弟】被魔族带走了一,希望柳师弟能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 “这是自然。”柳清歌立刻说道。

  见柳清歌答应的如此爽快,【岳清源】有些些疑惑。

  按理来说,柳清歌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本可以不帮自己,可柳清歌却答应的没有半分犹豫这着实让【岳清源】感到意外。不过,很快岳清源便想通了。毕竟无论是哪一位柳师弟都是一身正气的人。

    “【掌门师兄】,你怎么了?”柳清歌看着【岳清源】突然不说话了问道。

  “没事,柳师弟我们出发吧。”【岳清源】对着柳清歌微微一笑道。

  “嗯。”

  当柳清歌应一声准备御剑出发的时候,岳清源却突然又叫住了他。

  “柳师弟,可否……载我一程?”【岳清源】道。

  柳清歌一愣后便马上明白了【岳清源】的话,毕竟【玄肃】可万万不能再出鞘了。

  柳清歌点点头,然后把乘鸾变大了不少后让【岳清源】踩上去。

  “【掌门师兄】,我出发了。”

   柳清歌载着【岳清源】往【魔族地宫】而去。

  当他们快到了的时候,岳清源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就在这时,一股巨大的灵力以【魔族地宫】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 【岳清源】和柳清歌都对这股灵力感到熟悉。

  “小九!”七哥又来迟了。

  【岳七】突然往【地宫】冲了过去,而柳清歌早在【沈九】自爆的后便突然回到了百战峰。

  【沈清秋】自爆了。柳清歌经历过两次“沈清秋”自爆。一次是沈清秋为了救洛冰河而自爆,还有一次是【沈清秋】为了杀死【洛冰河】而自爆。

  就在这时,柳清歌突然就回到了百战峰。他经历过的一切都好像一场梦一样,可他知道那不是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吧,我烂尾了。我的脑细胞都快不够用了,应该会有番外的。(小声:应该吧。)

假如柳巨巨穿越到了原著26


“既然来了,就别躲躲藏藏的。”【沈清秋】站在【清静峰竹林】里说道。

  【洛冰河】缓缓从竹林的黑影处走了出来。

  “【师尊】果然敏感。”【洛冰河】笑道。

  “小畜生,你来这里做甚!”【沈清秋】道。

  “【师尊】,答应我的事这么快就忘了?”【洛冰河】无辜道。

  【沈清秋】一噎,倒是没再说什么了。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帮那个柳清歌。【沈清秋】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玉佩。

  这玉佩是当初在【幻花宫水牢】里洛冰河给他的,说这玉佩可以向【洛冰河】提一个要求。

当初……

  [“【洛冰河】,你来干什么。”【沈清秋】跪坐在地上狼狈的说。

  “【沈清秋】,等会儿会有人来救你。”【洛冰河】没有回答【沈清秋】的问题,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。“这个玉佩给你,拥有它我可以答应你的一个要求。不过如果你用了这枚玉佩,那么我就会把你带回来。”【洛冰河】丢给【沈清秋】一枚玉佩好心情的说。

  【沈清秋】没有伸手去捡那枚玉佩,只是沉默地看着【洛冰河】。

  半晌,【沈清秋】才从干裂的嘴唇里挤出一个字来。

  “滚!”

  【沈清秋】闭上眼。小畜生,又在玩什么花样?

  “要不要那玉佩是你的事,可我要给你却是我的事。你不要就把它丢掉。”【洛冰河】瞬间收起脸上为数不多的笑意走了。

‘我怎么会突然对那个人渣那么好?洛冰河有些烦躁。

  【洛冰河】走后,【沈清秋】睁开眼睛。盯着地上那枚玉佩,终究还是捡了起来。]

  【沈清秋】本以为【洛冰河】不过在拿他取乐罢了,直到柳清歌来救他。直到他为了救柳清歌而叫【洛冰河】让魔族退兵,【洛冰河】居然还真的就退兵了,这倒让【沈清秋】有些意外了。

  【沈清秋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脑袋一抽收了了【洛冰河】的玉佩。然后又把玉佩的一次机会用在了帮柳清歌上。

  “【师尊】你答应弟子的事,弟子可还记得呢。”【洛冰河】笑道。

  “嗤。”【沈清秋】冷笑。“你记得就记得,又何必要和我在这里假扮什么师徒游戏?小畜生,我真的很后悔当初没把你杀了而只是把你推下【无尽深渊】里。”

  不得不说,【沈清秋】笑起来还真好看。【洛冰河】想。只是是说出来的话可就难听了,让人有一种想把【沈清秋】的舌头给拔掉的冲动。

  【洛冰河】的脸上依旧是笑,只不过那笑变得冰凉刺骨。

  “【沈清秋】,你还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!”

  说罢,【洛冰河】把【沈清秋】给敲晕并用心魔剑】划破时空去了魔族地宫。
 
 

假如柳巨巨穿越到了原著25


  听到这话,众人虽然有些惊讶但却没有说什么。毕竟现在可是关键时刻,自己人不能窝里斗。柳清歌则是懊恼自己怎么没有拦住【岳清源】拔出【玄肃】。

  “你废话太多了!”柳清歌再次朝【洛冰河】攻了过去。

  “嗤,手下败将!”【洛冰河】不屑地看了柳清歌一眼后就理都不理柳清歌就带着魔族大军走了。

虽然看到魔族这么轻易撤兵有些奇怪,但众人终归是松了口气。

  柳清歌脸黑了红了紫了,只有【沈清秋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晚上  【穹顶峰】

  “小九,你没事吧。”【岳七】担忧地看向沈九。
  “七哥,我没事。”沈九淡淡地说。

  “没事就好。”【岳七】松了口气。突然他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惊喜地看向沈九。

  “我累了,【掌门师兄】我就先走了。”沈九起身离开。

  “嗯,小九你先好好休息。”【岳清源】有些失望,但还是关心地说。

  【魔族地宫】里,【洛冰河】看着手上碧绿的玉佩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。

  师尊,你可真让弟子感到意外啊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ps:这章短小,但我保证下章会多
 
 
 
 
 

假如柳巨巨穿越到了原著24


  “别去!”沈九突然抓住了【岳七】的手。

  “小九,怎么了。”【岳七】神色一喜。

  “没事,你去吧。”沈九松开【岳七】的手,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。“小心点,别死在那了。”

  “嗯。”【岳七】开心地应道。说罢,岳清源往洛冰河冲去。

  沈九看着【岳七】神色复杂。他刚刚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慌所以才会下意识抓住【岳七】的手。

  场上的三人依旧在战,看起来像是势均力敌,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【洛冰河】在占上风。

  沈九的心慌感越发浓了,沈九终究还是加入了战斗中。三人大乱斗成功升级为四人大混斗。

  “小九,你怎么来了?”【岳七】一面抵挡着【洛冰河】一面担忧地问。

  “【沈清秋】你别在这里给我和掌门师兄添乱,回去!”

  “我来看看你们死了没有。还有,柳清歌我凭什么听你的?”沈九一面说一面挥动着【修雅】往【洛冰河】砍去。

  【洛冰河】看着三人间“其乐融融”的一幕突然有点不舒服。

  “和我对战还分神,你们是想死吗?”【洛冰河】周围的魔气突然猛涨一下子把除了【沈清秋】以外的两人给震开了。

  【洛冰河】一把掐住了【沈清秋】的脖子。

  “抓住了。”【洛冰河】笑道。只是那笑容在【沈清秋】看来就是恶魔的笑。

  “小九!”【岳七】突然站起来拔出身后的【玄肃】朝【洛冰河】一劈。

  那剑气居然硬生生把【洛冰河】给震退了好几步。【洛冰河】松了手,沈九就立马回到岳七身边。

  【洛冰河】愣了愣后突然露出一抹玩味的笑。

  “【岳掌门】,原来你的【玄肃】不出鞘是这个原因啊。还真是没想到堂堂【苍穹山派】掌门居然走火入魔过。”
 
 
 
 
 

假如柳巨巨穿越到了原著23


  “【宁婴婴】已不是我【清静峰】弟子了。你们以后不必再叫她‘师姐’了。”沈九冷冷地说。

  “我反正有【阿洛】。”【宁婴婴】不甚在意地说。“对吧,【阿洛】?”【宁婴婴】一脸幸福地挽着【洛冰河】的手。

  “当然。”【洛冰河】笑着说,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。“不过,【婴婴】。现在是在外面,别闹。你先回去。”【洛冰河】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。

  【宁婴婴】一听知道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,只得无奈地回去了。

  沈九冷眼 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  “好了,现在我们该好好谈谈正事了。”洛冰河道。“你们是想乖乖交出【沈清秋】呢,还是想等我一个个把你们都杀光后自己把他带过来呢?”【洛冰河】依旧是笑。

  “【苍穹山派】绝不会放弃一个人!”【岳清源】站在了沈九面前。

  柳清歌什么都没说,但也是默默站在了【沈清秋】面前。

  【沈清秋】他固然不喜,但也绝不允许被一个外人给带走。同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。

  “想带走【沈清秋】也得问我同不同意。”柳清歌亮出乘鸾。

  【洛冰河】也亮出心魔剑。【洛冰河】和柳清歌都提起剑往对方冲去,双剑交锋,剑气四溢。

  站在【沈清秋】面前的【岳清源】看着眼前的一幕时紧紧攥住自己的手,最后好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又松了手。

   【岳清源】向身后的【沈清秋】温润一笑。

   “小九,我要去帮【清歌师弟】了。”


 

假如柳巨巨穿越到了原著22


  “我不是你哥哥,但也算是你哥哥吧。”柳清歌想了想道。

  “哥哥……”【柳溟烟】朝柳清歌走去。“【洛师弟】说你变了本来我是不相信的,现在我信了。”

  “那个小畜生早已不是我【苍穹山派】弟子了,你还叫他洛师弟做甚?”柳清歌本就因为这个世界的妹妹和这个世界的【洛冰河】在一起而不爽,更何况现在又被【洛冰河】一气,嘴上自然没什么好话。

  “哥哥,好了别气了。”【柳溟烟】安抚道。随后她又转向【洛冰河】。“【洛师弟】,你可否放过苍穹山派。”

  “哼,可笑。【君上】为什么要放过【苍穹山派】?”【纱华铃】冷笑道,她早就看【柳溟烟】不爽了。

  【柳溟烟】却不理她,只是略带希望的眼神望向了【洛冰河】。可是【洛冰河】自始自终一眼都没有看向【柳溟烟】。

  “既然如此,我明白了。”【柳溟烟】释然地说。“【溟烟】好歹也是【苍穹山派】的人。【洛师弟】,对不住了。”【柳溟烟】淡淡地说。

  “【柳师姐】,你终究还是要和【阿洛】为敌。”一声叹息突然从【洛冰河】身后传来。

  “【宁师妹】,你也回来吧。毕竟你也是【苍穹山派】的一员。”【柳溟烟】平静地看向那人。

  “【宁师姐】,你怎么和那个畜生在一起啊?”一名【清静峰】弟子道。

  “对啊,【宁师姐】你快回来吧。”

  “跟着那个小畜生不会有好结果的。”

  已经陆续有【清静峰弟子】发现了【宁婴婴】。

  “住口!”

  伴随着这声音的出现,几名弟子对来人行了个恭恭敬敬的弟子礼。

  “师尊。”